吉林省榆树市钙讯评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 - www.tjinkzbzcs5.cn

张永胜就是其中一员

2020-07-24 12:51

“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希望‘新动批’对商户的承诺都能兑现。”张永胜说,如果发展不错的话,他会在商城二期“再弄几个摊位”,把妻子和女儿也接过来做生意。

张永胜则感受到了来自互联网的冲击。“对我们这个行业来说,目前在北京日子也不算太好过,网购对我们有不小冲击,在北京平时也就是一天三十多件的销量。”

不过,他认为,随着北京城市功能的升级,他们这种低端的零售批发商搬出北京是迟早的事。“迟走不如早作准备,在哪里赚钱都是赚,能赚钱能生存就行。”

过去二十年中,无数的张永胜们陆续从全国各地汇集到北京,开始了充满希望而又异常艰辛的“淘金”生活。据统计,北京市的常住人口(在京居住半年以上)从1994年的1125万增加到了2014年的2151.6万,其中外来人口从60多万激增到了818.7万人。

作为京津冀产业升级转移的一部分,“新动批”目前共吸引了约1500户商家入驻,其中七成来自“动批”和大红门批发市场。而“动批”并不是唯一被搬迁的批发集散地,散落在北京城区各处的其他服装、水果和电子批发市场也将陆续得到整治。

今年1月,张永胜的女装店在崭新的河北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开业了。“新动批”这个名字,对他来说还多少保留着一丝亲切。

然而,为了推进北京“瘦身”,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,“动批”的搬迁工程于2014年正式启动,去年已有1300多户商户搬迁,2015年预计还会有上千户商户搬离。

为了吸引商户,廊坊新动批红门服装城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政策。据“新动批”总裁刘智勇介绍,对于首批入驻的商户,商场给予两到三年的摊位租金免费政策;每间标准商铺押金1万元,如无法成功开业,押金会无息全额退还。

“新动批”距离天安门,开车也就50多公里。每天早晨,张永胜从大红门坐班车到廊坊,下午再坐班车回北京。他觉得,交通还算方便,自己没有真正“离开”北京。

去年2月26日,习近平在北京主持召开座谈会,强调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,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,要坚持优势互补、互利共赢、扎实推进,加快走出一条科学持续的协同发展路子来。此后,京津冀一体化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。

谈及新老“动批”的区别,张永胜说,人流量与北京比还有一定差距,知名度还需慢慢培育,市场还未完全打开,顾客大多来自本地及周边县市,外地顾客少。不过,他相信,“新动批”位于廊坊市中心,人流量以后有一定保证。

张永胜形容自己是过来打“冲锋”,妻子还留在北京方仕国际商贸城,女儿在百荣。

在还没有淘宝的日子里,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(简称“动批”)曾经是这个城市里中低收入居民,特别是年轻人,淘换廉价服装鞋帽的“圣地”。过去近30年时间里,“动批”创造了大量经济效益,解决了大量劳动力就业,张永胜就是其中一员。

“刚开张的几天一共卖了一万多块钱,平时一天能卖10多件,前几天有促销活动,卖得多一点。”张永胜说。

他觉得,“新动批”最需要加强的是配套设施,尤其是在物流方面。北京“动批”已配有成熟的物流托运系统,只需打个电话就能托运货物,而“新动批”这方面还存在欠缺。

“老婆和女儿都没有北京户口,在北京租的房子很小,如果未来这边发展好的话,置业也是有可能的。”张永胜说。

来北京打拼整整20年,54岁的张永胜对这座城市“很有感情”。从早市、夜市、地摊,到服装市场,再到商业一条街,他都经历过。

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也强调,要“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,在交通一体化、生态环保、产业升级转移等方面率先取得实质性突破。”

“政府无论在招商还是项目审批上,也都给予了一定支持。工商部门上门一条龙服务,银行方面在流动资金贷款上也有支持倾斜。”刘智勇说。

为缓解首都“大城市病”,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(2004年-2020年)》提出,合理确定北京旧城的功能和容量,疏导不适合在旧城内发展的城市职能和产业。

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张造成了资源紧张、交通拥堵以及人心的浮躁不安。人们开始抱怨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种种不便:买房、买车、看病、上学,每一样都饱受诟病。